当前位置: 主页 > 旺角菜报 > 内容

推荐图文

热门内容

抗战史上最伟大的营救行动”大营救

时间:2017-10-01 20:10  来源:未知  作者:admin

  “抗战史上最伟大的营救行动”大营救_军事/_人文社科_专业资料。1941年底,被日军占领。在中国地下党组织的帮助下,滞留的抗日爱国人士、文化界人士及其家属800余人,在日军严密和日夜中分水陆两撤离.转移到内地。这次转移跋山涉水,穿越敌伪多道线天,行程万余里, 遍及10余省市,被茅盾称之为“抗战以来最伟大的抢救”。

  口张, 峰引 年底 被 日军 占领 在中,。国地 下党组 织的帮 助下 滞 留香 港的 抗 日 爱 国民 主 人 士 文化界 人 士及、,余人 在 日 军 严 密 和 日 夜 中分 水陆 两撤 离 转移 到其家属, ,内地 这 次 转移跋 山涉水 穿越 敌伪 多道 线 历 时 近,,天 行程 万 余 里“,,追及余省市 被 茅盾 称之 为 抗战以”。,来最伟 大 的抢救紧 急部 署年皖 南事变爆 发 许多著名政 治活 动家 风 云 突变 攻 。、,足 未稳 情 况 尚不 熟悉之机,,以 最快速日下交通 员李健 行 命 令其 务 必 在 天 之 内,、、,,学者一时、文学家、艺术家辗转。度把 他 们 从 全部抢救 出 来 午,。,人 才济济 月 日凌 晨,然而日机轰炸 刚 过,,容就在 罗 士 打,打通九龙 至 的交通线 把 容 连 乔 等接到 九 龙 他 交给 李一 封密信 并告。,,同年日,日军 进酒 店分 批会见 党派 负责人 和文化界知名 人士 要他 们 立 即就地隐蔽 并指 定 撤 离 时各 小组 负责人 及 联络地点 除了规 定 单 线联 系 的人 外 断 绝 与的, ,诉 了去 找联 系人的地址 暗号 及返回 九龙时 同 他碰 头的地点、港督杨慕琦 在港督府扯、起 白旗 数百 名 爱 国 民 主 人士 人 士 再次 落难。文化界,第二天 一 早 李健 行 沿九 龙深 水珍 海堤 寻 找渡 海 的 船 只 海 边 的 码 头 布,,。战前,日 伪 在香 港就有潜伏一切 来 往 并分发隐 蔽和 撒离时的 必 要经费。,满 了 日军 的 哨 兵 海面 上 只 有 日军 横 冲,文化界和 爱 国民 主人 士 的行踪 已为他们他还 乔冠 华和叶以群等立 即,察觉为 了将 这 批抗 日志 士 一 网 打 尽,,返 回 九龙,通 知 当地的 民 主人士 和文 艺、 。直搜 的巡逻 快艇 直到 中午 才在红磁 码 头混 上一 只黑 社会把 持的 偷渡船 不料 开 出不远 便遇 上 日军 巡逻快艇 日军,。,海面 在交通 口 设 岗哨 对过 往行 人 严加 夜晚 实行宵 禁 贴出布 告限 令 抗 日分 子 前,,日军 占领后,,界 人士 到隐蔽 等候撤退通 知 港“”督投 降时 来 直到。,大部分 人都 已在隐蔽下对船 上 每个人 都进 行 盘 问并 李忙,年元 旦,,日军 为解决 粮食。往 大 日本军报 道 部 或 地方行 政 部,“”“”紧缺 的 困 难 地,准 备琉散大批 难 民 回 内偷偷将密 信吞入 腹 中 最后 日军 把 乘 客全部 赶 上 礁石 然后 拖 着小船 扬长而, ,。报到 否则 格 杀 勿论 并 在全 市分 区 分 段 挨门逐 户大 肆 日军 机、“”,这 成为逃 脱 的 好时机去 后来 李 发现 一 只 过的小船, , ,。,搜。尽 所有 口 袋 勉 强 凑 足 船钱 抵达 关 大东 亚 共荣 事务所 在报 上登 出启“”开 辟营 救 交通 线尹 林平接 受任务后 匆忙 从赶,他上得岸来径直奔铜锣湾避风塘 一 艘大驳 船上 见 到 廖 等人,事 日本 文 化 特 务久 田 幸助 在 电影院 打,并商定 翌 日早晨,出幻 灯 企 图诱 捕 因此 必 须趁 日军 立足 未稳 撤 离 香 港,,,。租船 由李护送,,偷渡 九 龙,可这 些 人 大都 不 是,到九龙 布 置 建 立 秘 密接待站 硫通 向游,广 东人,不 会 讲 粤语 到 港时 间短,,,社击 区 撤 退 的 线,以及 沿 线的 食宿 供,、第二 次 偷渡 没 有碰 上 日军 的 巡逻 艇 一 风 平浪 静 中午前便 到 达九 龙红日甲马 李健行带 着启 等三人 穿街 过 头会关 系单一 加之 又 是社会名 人 很 容 易导礴 身份 他 们 只 好暂时 躲在寓所 内,应 等问题 海面 港,、。日军 占领 后严密,不 仅 文化 人 与 民 主人 士 被 困 香、 、巷 按 照 尹 告诉的地址 来到 旺 角上 海 街一 幢楼房内 与 尹汇 合 次 日清 晨 启一 行在 港九 短 枪队的护送 下 到达 西 贡,,,或不 停 更换住 处。连 负责这 次 大营 救 的 组 织 者序 承 乔冠 华等人 也被阻,,,。,从 港战娜发 八 军驻 办 事处,志 连 贯 张文彬,领导序承 志 就接 二 连 三 收到 中央和 南 方局 的 特 急 电报 为保 护 我 国文 化 界的 精英 必 须 动员一切 力 量 乘 日 军 立,,香 港 他 们 熟悉 留 港 文 化人和 民 主人 士 的情况 如 果 不 把 他们 先救 出来 整个岐岭 下 港 当夜 在港 九 护 肮队 的 护 送 下渡过大 鹅湾几 天后,,到达惠 阳 游 击 区。营救计 划 将 无 从 着手 尹 找 到 港九地 下,序承志等三人 从惠阳游击年第 期总第困初之月刊期 文 化 民 主 人 士 从香 港 偷渡 到 九 龙他们 开 辟的秘 密 交通线,沿看 向大后方 转。,大级 胎 上 圳 裕分 寺 人 匕 从 兵 他果 甲 息 田 交通 员带 到这 里 劫后相逢 恍 如隔世。,, 上 佣俩 成千 上万 拖 儿带 女 逃难的 人群。日 车 现 足 难 氏 疏 散田场 线,大家 无 不惊 喜 交集 小 声交 谈着 各 自经,上午,点 多 进 人 荃 湾地 段 在交,,,逃离虎穴抢救 工 作 首先要寻 找和联络 困在 香历。次 日凌 晨,点,偷渡的 人 按 照 事先, ,通 员的 带领 下 他 们 脱 离 了向西 离去 的人 流 沿 山涧小道 攀 上 大 帽 山 此 山山编 排好的次 序 分 别 由 个交通 员带领悄悄 爬上只 竹 篷小艇,乘 着铜锣 湾外,间有 一 小道 道 迁 回 曲折 砂石 溜滑,,,港 的 民 主 人 士 和 文 化 人 士 然而 许 多 人 都 分 散藏 匿 起 来 要找 到 他 们 真如大 海捞 针 最后 经 过 艰 苦努力 所 有人都一 个串一 个地找 到 了 同时,。。巡 逻 日军 换 岗的 机会飞快 冲 向海峡“边 杂 草从 生 不 易攀 爬 而 且 山上还 有 土 匪 如 果绕 山 而行 四 周 都是 交通要道,、,,当天 边露 出鱼 肚 白时 小 艇到 了九 龙红脚 马 头。。,。,李锦荣把偷渡客,”交给。不 仅 要 多走 一 天 还 难 以 避 开 日,,,在 刘少文 的, ,早 已在 岸边 迎 候 的 李健行 由他带 穿军和 敌 特的 搜 捕 所 以 敌 后武 工 队 一 面指挥 下 开 始 了 紧张 的偷渡 准备 下 作 包括 寻 找安 全 地 方作 为临时 集中地 收 集化 装用 的渔 民 难 民服 装 用 重 金 租 用 船 只 作 为 偷渡 的 工 具 等 粤 南省 委 专 〕 「派来交通 员在港 九地 区 负责带,、街走巷,到达 九 龙 旺 角菜街 联 络点、由派 人 到 山上 与两股 匪 首谈 判 一 面 向因 东江游 击 队 擞 来救 兵 陈 兵 山 下 做出“,,部分 电影界 戏剧界 的 大腕 为名 气 太 大,,“”,,,走 陆 很 容 易被 人 认 出先 礼后 兵 的姿 态 要 他们 让出地 盘,”,来 所 以 乘地 下 党联 系 的 走私 船 只 经 到 澳 门 然 后 由澳门地下 党 和秘 密联络站帮助他们 经 广州 湾 或江 门。、 、很 快 这 两股 土 匪 就在 大 帽 山 销 声 匿 迹了 武 工 队 完 全控 制 了大 帽 山 并分 段行 李简 之 又 简 以 自己 力能 负荷 为,台 山到桂派 出武 装等戒 东江 游 击队 做的 这 些 工 作 文化 民 主 人 士 在 当时 并不 清 楚 虽然 有 武 工 队 的 , ,,。度。牛 口 换 洗 衣服 一 床毛毯 洗漱 用,,,林 何香凝 柳 亚 子 年迈 体 弱 不 宜 作长 途跋 涉 由地 下 交通 员谢一 超 用 小 船 秘 密送往 长洲 岛 然后 再 从 那 里 转 乘大 船 到海 丰马 宫 在各条 秘密交通线 上 党 的 地 下 武工 队 和交通 员冒 着生 命 往 来穿梭 奔走 于 其 间 护送 被 困 的 文,。,。具 和 零 星 的 日用 品,眼镜、钢 笔 等有 文,,安全 没 有什 么 问化 人 特征的 东西都要 藏妥 弄不 好 会招 来 杀 身之 祸 看着 已 鼓 鼓的包 袱 只 有 痛 下 心 来把 好 不 容易 置 备起 来的衣 物。,、,,题 但对 于平 常 习惯 以 车 代 步的文 化 人来说,这 段 行程 可 谓是 艰 苦备 至 了,傍晚 大屋 内。一 行 人到 达 元 朗十八 乡一 个,书 掩 几 乎完 全丢 弃 月 日 时 在洛 克道 的 临时 集 中点,由于主人逃难 了,,房子 成 了武化 民 主人 士 一 批批 地 安全撤 离工 队 的 联络 点 如 今 又 成 了营救 中转站茅盾、叶 以 群 等扮 成, ,“难民”的此时有 人 送 来热饭 菜大 家狼 吞 虎 咽 吃。,模 样 混在难 民 中间,,由交通 员李 锦荣。,翻 山 越水日凌 晨,完,,就躺在铺 着干 稻 草 的 地上睡 了, ,带领 穿 小巷 尽 量 避 开 日军 岗哨 和 检查站,次 日 交通 员设法 雇 了 顶 轿 子 可于 黄 昏 时 抵 达 铜 锣 湾 避风塘,李下,在 九龙休 整 一 天 后 茅、谁也 不 肯坐,仍然 徒步前进“,。中午 到”。,锦荣 和 岸边小 艇 船 主接 上 暗号 然 后 带着 他 们 借 着暮 霭 的 掩 护 穿过 已 剪 开 的,盾 等 人 在 交通 员李筱 峰,麦容 的 带 领,达 深 圳河边 交通 员找 来 白皮红心 的伪 村 长 办 好渡河 手 续 由他 带 领 渡河。踏 上 青 山道 继续北 行由荃 湾 目 过。铁丝 网缺,跳 上 小艇 小艇 立 即把 他。大 帽 山至 元 朗 然 后 经 落 马 洲 进 入 宝 安 县 白石 龙 东江 游 击 队 根据 地 青 山道 是肠年龄 大 的 乘 船。,年轻 力壮 的 就 涉 水过,们 送 上 停 泊在 避风塘 的 一 条 大 驳船 上旧日甘 日口汀河 对 岸的 日 军 哨 兵 因 为 有 伪 乡长的甘…了 叮日打曰以 毁 只 剩 下 高墙的 残垣断 壁 和 一 些 破 旧的 平 屋 村 子 中央耸 立 着 一 座 镶 着十字。,建 议 部 队油 印的《新 百姓 报 》 名 为《乐 改 江 民 报 》 亲 自题 写 报 名 东 江 游 击队 的,师 师 长 张 光琼 喜欢吃喝 漂赌。,他把,东 湖酒 楼 三 楼 全 包 了下 来供 自己 ,架 的 西 式。,成 了文 化人 的 落脚点,。勇敢乐 观也 感染 着 每一 个文 化人 邹 欣,接 下 来的 几 天 后续 人 员分 批 到达这 里 国 民 党探 听到 有 大批 文化界 人 士 和 民 主人 士 在 白石龙附近 汇 集 常 趁 夜 派 兵来 突 袭, ,然 为 曾生题 字 保 卫 祖 国 为民 先锋““,”。特 务汉 奸从 不 敢打扰 最 的地 方也 是 最安 全 的 地方 于 是 两人 把 二 楼 全包了下 来 做 为联 络站 当时 两人 都是,为安全起 见 不 久 大部“ ”。,,夫 妻 开 店 与 白 皮红 “ 心 的 商行 ”由于东 江 游 击队 力量 薄 弱顽的夹击 下, ,”岁的未婚小伙 为 了避免 引起怀疑 组织上把 两 人的 未婚妻 调来 当 老板娘“。,,分文化 人和 民 主人士 移居到几 个隐蔽山卢伟如还和 爱 国 商人廖安祥办起一 在 日伪 家 叫 源 吉行 的商行江 游 击队的 帮助下,谷 用 茅寮搭 起的临时 招待所 里 这些 山谷被称为,“”。“源 吉行 在 东,”“文化新村”。茅寮很 简, ,陋 有的 用 竹 杆和竹 片架起 大通 铺 有 的 干 脆直接在地 上 铺些 干稻 草 就 成一部队 不断 转移 一 个地方 只 能停 留一 两 天 大批 文化 人士 在。,,从 采购战时 紧 不、俏物资,生 意很快就做 得 有声 有 色,。游击区稍事休 息 即 先后分批转 向内地 茅盾 一 行是 最早离开 的 一 批 位战士 的护送下往惠州。, ,。但 吸 引 了许 多商家连 国 民党驻惠州的,张张舒适 宽大 的 床,“”。茅寮的 门 口 挂 有,他们 在五要 员和 部 队 也同他们做 起生 意来 序 卢 借助 谈生 意的 机 会 结交 了第长张 光 琼“、布单门帘 遮风 挡 寒 如果 来 了女 同志 就 用 毯 子拉 上 一 幅 屏 障 虽 说 已是 二 月 开 春 但 天 气 依然很 冷 寒风 吹 得 寮 顶。, ,。走淡 水,、茶园一线前师师,在爆 竹阵 阵,在家家户户辞 旧 的地下 联络点,。副师长温淑 海等人,并替他,迎 新的除 夕前夜 设在惠州,一 行 人 顶着风 雨赶到”们 在买 东西关 系越拉越 火 热, ,很哗哗 作 响 文 化 人 大 都衣着 单薄 有 的冻 得打 寒颇。,,“东湖酒 楼。,就 三 五 个人蜷 缩在一 起,。当时 惠州是水陆 交通 枢纽 通 往快成 了 老 朋 友 琼 从不过 问 忠。”卢接送什 么 人 张 光 卢还从张 那里套 取许 甚至 搞 到 几 百 张“,、宝 安游 击区 范 围 狭 小 生 活 供给 柞常 困难 文化 人就和战 士 们 一 起到附近 的 山上 沟底摘 木 耳野 果 或到溪 中捉 鱼,内地 的 必 经 之地 因 为 广 九 铁 和 粤汉 铁 南段均被 日军 控制 向大后 方转移,多有价值的情报 行证”。、,“通”文 化 人 士 便作为。源 吉行只 有 先到 惠 州,然 后 沿东 江 而 上 到 老、的客商 股东 和 关 系人 受到接待并因。摸 虾 改 善生 活 生 活 上 虽 然 艰 苦 但 大 家 都心 情舒畅圈。,隆,从 老隆东 可 去 兴 宁、、梅州,、大 埔等日军 曾持通 行证 而 顺 利通行的钱,“源吉行 经营赚,”,振作 黄昏 战 士,。,地 再 转 向福建 皖 南 苏北 关 然后乘 火 车到桂 林,。也 可 到韶。就用 作安排和转送 他们的 经 费,们 和 客 人 们 在 林 间 席地 而 座、围成一、,、重庆茅盾一 行在惠州 住 了几 天 正 月初三 下 午 地 下 党组 织 雇 了一 条大船送 他战 士 们 唱 《八 军 进行 曲 》 《游 击、、数次 惠州 国 民党部队 就 在惠州城队 之 歌 》 粤 曲 客家 山歌 等 戏 剧家 及 子,、北 驻扎 城 内社 情复 杂 汉 奸 特 务 活动 猖 撅 为 了建 立 向后 方转移 的秘 密联,,、们 前往老隆 老隆 的 联络 站 由连 贯亲 自。音 乐家和 演 员们则来 表演拉 胡琴 吹 笛 清 唱京剧 昆 曲 等 东江 游 击队 抓 住难得 的 机会 向文,。络 站 东 江 特 委 派 惠阳县委组织 部长兼武装部长卢 伟 如 惠 阳县 委干、,汽 车 材料 行 里 这 两 家 商行 的 老板都 是地 掌握,它设 在”,“义 孚行,”和“下党的 关系 连 贯就 作为 的客 商和股 东住 在这里 帮 助 他 工 作 的 主要,化 人 学 习 他们 的 讲课 使东 江 游 击队 的干 部扩 大 了视 野 佰,。部陈 永进 入 惠 州 布 置 接应 工 作 俩人,。增 长 了见 识 邹韬奋。经过仔 细观察,发 现 国 民 党驻 惠州 第是 东江 特 委的 同 志 还 有原 在 香 港,初 军 之月刊翔年第期 总第期 奉本栏 责任 编 辑魏碧海 信箱·一的 胡一 声 和 郑 展 等 大 多数 人 到 了 老隆, ,、 、和 乔冠 华 一 起 主办“ 中国 通 讯社”所 有被 抢救 出,。来 的 文 化 民 主人 士只 住 一 二 个晚 上 即 乘地 下 党 组 织 联 系都安全到达 大后方的 武器,好的车辆 转 往韶 关 或 经 兴 宁 梅 县 大继 续 拿起 他 们 特 有埔等前往 闽西,,或 再转往 苏北 等地,,。为抗 日 民。广州沦陷后 韶 关成 为 国 民 党 广 东,主 事业 进行斗争的 军 政 中心 这 里 特 务 密 布 宪 繁 林 立,驻韶 关的 余 汉 谋 部第,集 团 军 参 谋处,结 束语长赵 一 肩和乔 冠 华是 留德 的 同 学 利 用在韶关 开 办 的 了秘密联络站“这 一 关 系 乔 冠 华借 助 爱 国 商人 陈 启 昌这场规模 宏大侨 兴行””为掩护“,设立的 抢救 工 作 自始 至,与设 在这 里 的 香 港汽。终 是 在 中央 南。车材料 行韶 关分 行 一 起 担 负从 韶 关 向 月底到,方 局 周 恩 来 亲大后方转 送 的 工 作一月初,每 隔 一 两 天 就有,自指挥下进行的 它 取 得完 全成功是 中国 党 创造 的 历。,批 文 化 民 主 人 士 在地 下 工 作 者的 带领 每批 少则十 几 人,下 逃 出 三 十人。多则 二。史奇迹 为此 党也。月底,大部分 文 化 民 主人 士,付出 了沉 重 的代价, ,都 脱 离安全 转移 到大后 方,年 月 由于叛少数 人 因 为 身份较 暴 露 或 因 国 民。,徒 南方 工党指名通 缉 等原 因 在游 击 区 逗 留较长严 密 侦 察他 的 行踪办”, ,作 委 员会 和 粤北 省。时 间 邹韬奋 原 打 算去桂 林 但 国 民 党“委 机 关 遭到 严 重 破、一 经 发现 就地 惩, ,因此 地 万 党组 织 先 派 人 把 他 的 夫。坏 南委和 粤北省委 下属组织 各地交通、人 和孩 子送 到 桂 林郊 区 隐 居 下 来 把 邹线 联络站 均 遭不 同。韬奋 本 人 送到梅州 江 头 村隐 蔽,、直到,程 度月 国 民党 沿途 没 查 到 邹 的行踪 加 强,,夏 衍说这次 大 营救“表 明党 中央”,、并担 任 文 艺界 等 重 要职 务 从 而 使 新 中国文 学 艺术迅 速繁荣起来 再忆起 那 段、,对 兴 宁 梅州 一 带的 侦 察 党组织 安 排人 专 门护送 转移 于。南方局对 知 识 分 子 的 关 怀坚 定 了知, ,。月安全到达 苏北识 分 子 对中 国 的信任 与信 心 争解放 区取 他们 中的 大 部分 在 解 放 后 留在 党与知 识分 子 血 肉相连 肝胆相 照 的往 事 我 们 或 许能受 到 些 许 启迪,二钊 曰甘二朴怕 甘目 百 ’价帕 陇叫门,

相关推荐